夜读《聊斋》的乐趣

“五一”买了本《聊斋志异》,每天晚上临睡前读几篇,现在只读到了第二卷,觉得很有趣。

小学的时候电视上正播《聊斋》,那时候不敢看又想看。电视的开头一片黑暗,只有一个灯笼的光由远而近,背景音乐是恐怖的“呜呜”声,像风声又像鬼哭,未看到内容先吓了个半死。看了有关恶鬼和阴曹地府的内容晚上总睡不着,要把头蒙到被子里去,而且总觉得房子里某个地方站着一个黑影。

大了以后才发现,《聊斋》中的吓人桥段比起日本的恐怖片来简直小巫见大巫,及至现在看《聊斋志异》,已经完全没有恐怖的感觉了。

《聊斋志异》里,“狐仙”是出现得很多的。“狐仙”就是通过修练成了半兽半仙的狐狸,在这些狐狸中,年轻女性狐仙多数是善良的。她们通常在书生寂寞的时候悄悄跑到书房里,然后就是一段美丽的人狐相恋故事。期间书生或许会听信某个道士的话,要把狐仙置于死地。然后狐仙就会对书生说咱们尘缘已尽,渺去无踪。与美女狐性相反,男性和老年狐狸多数是害人的。女性的多数也是幻化成美女勾引书生,然后把书生害死;男性的则为害妇女,如《贾儿》中的三个男性狐狸作崇为害妇女,结果被贾儿设计毒死。

《聊斋志异》借狐写人,那些美丽善良的狐仙形象应该是作者心目中理想女性的化身。可以看出聪明善良又美丽的女子总是很讨人喜欢的。

《聊斋志异》中出现最多的另一种东西是“鬼”。鬼也有善鬼和恶鬼之分。《聂小倩》中的小倩是善鬼,《画皮》中的鬼是恶鬼。我第一次知道小倩是看张国荣和王祖贤主演的《倩女幽魂》。王祖贤把小倩的美丽和柔情演绎得恰到好处,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不过电影中小倩最后投胎为人,而小说中是嫁给了宁采臣,还给他生了儿子。相比来说,电影更让人信服而小说更让人神往。《画皮》的电视据说拍得很恐怖,吓哭了很多小孩,不过我还没看过,遗憾。小说中,这个恶鬼连道士的拂尘都不怕。叫着“到口的肉难道要我吐出来吗?”直冲入房把书生的胸腔撕开,拿了书生的心就走。这样的恶鬼,想起来都让人心惊。

《聊斋志异》中还写了很多奇闻异事。《偷桃》中就写了一对会幻术的江湖父子。他们的幻术跟现代的魔术类似。《蛇癖》中写到一个人喜欢吃蛇,每捉到蛇,小的就像吃葱一样整条吞下,大的斩成一寸寸再吃,而且他的嗅觉很灵敏。有一天他隔墙闻到外面的蛇香,急忙跑出,果然捉到一条蛇。他那时候没有带刀,就先把头吃了,蛇尾还在嘴外不断地扭动,够恶心的了。我怀疑他是不是猫头鹰转世。

不过现代的一些奇闻比起《聊斋志异》中的有过之而无不及。前段时间网上报道有个女孩子喜欢吃土,吃了十几年,她还能分出哪些土好吃哪些土不好吃。就像我们普通人说哪里的鱼好吃哪里的鱼不好吃一样。还有的人喜欢吃玻璃,一天不吃玻璃就浑身不舒服。看来奇人异事历来不少,现代资讯发达,披露得更多了。如果有人像蒲松龄那样写个《某斋志异》,专记现代的奇人异事,必定比《聊斋志异》还精彩!

注:半满斋的斋主如果能写个《半满斋志异》就很好,期待in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