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2) 夹黄鳝

我们家乡种双季稻,早造收割完后要把稻田翻松,放水浸田,准备下一造的插秧。这时每块稻田里的泥土都浸得软软的,上面有薄薄的一层水。黄鳝就在这样的田里。但不是所有的田都有黄鳝,地气比较寒的田里才有。炎热的夏天,黄鳝在泥土里闷了一天,到了晚上就钻出来,躺在水里乘凉。这是我们夹黄鳝的最好时机。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首先我们要做好夹黄鳝的夹子。先准备三块一米长,几厘米宽的竹片,把每块竹片一边的前半部分用小刀削成锯齿状,然后把其中两块的两头用细铁丝扎起来,另外一块从扎好的竹片中间穿过,弄成一个十字架的形状,中间再用铁钉穿过固定住,一个竹夹就做成了。完工后的夹子有点像央视版《天龙八部》四大恶人中南海鳄神使用的兵器。

一天晚上,我们吃过晚饭,就召集了五六个伙伴,相约去田里夹黄鳝。我们拿着手电、竹夹和装黄鳝的水桶,瞒着大人悄悄地出发了。

那天晚上没有月光,要去的地方离家又比较远,很偏僻。我们一路上说话不多,每个人心里都有点害怕,但是没有一个人打退堂鼓。

终于到了目的地。那是一片三面环山的水稻田。周围都很宁静,只有一些蟋蟀之类的小虫子发出的声音。山上不时传来一声不知什么鸟的叫声。

我们分散开来,两人为一组开始找黄鳝。我们用手电往田里照着,轻轻地移动步子。不久,我就发现了一条黄鳝。它静静地躺着,对我们的到来浑然不觉。我叫同伴用手电照住了它。我双手拿着夹子的把手,轻轻地把夹子头部伸进手里,尽量不激起水纹。黄鳝很灵敏,只要感到一点点的动静马上就钻到泥土里,这时你就算把田里的泥土都挖起来也再找它不到。我把夹子一点一点地靠近黄鳝,在离黄鳝只有四五厘米的时候突然出手,一伸一夹,夹子上面的锯齿陷进了黄鳝的身体。黄鳝受到突然袭击,身子像蛇一样扭动起来。因为黄鳝的身体很滑,我用力夹住它,然后把它放到桶里。这时,其他人也有捉到了黄鳝的,不时传来欢呼声。我们逐渐忘记了害怕,一心一意捉黄鳝。

不一会,旁边的阿智惊叫了一声,并且大叫“蛇、蛇……”。原来他夹到了水蛇。水蛇长得和黄鳝差不多,而且也喜欢在田里乘凉。他一不小心就把它当成黄鳝夹起来了。他赶紧把水蛇扔掉,平伏了心情,开始觉得好笑,就哈哈地笑了起来。我们也觉得好笑,一起取笑他胆小,嘻嘻哈哈乐了好一阵。

一个小时后,我的桶里已经放了七八条黄鳝,估计其他组也收获不错,心里很高兴。忽然,我听到一种奇怪的声音。这声音忽大忽小,有点像羊的叫声,又有点像小孩的哭声。我吓了一跳,感觉浑身汗毛都竖起来。因为我们家乡根本不能养羊,连见都很少见过,而且这声音像羊叫又不是很像。这到底是什么声音?这时我想起大人们常说那些山上有很多坟头,很多人死后都抬到这里的山上埋。我开始感到头皮发麻。

这时其他人也听到了那叫声。大家赶快聚到一起,谁都不敢出声,显然每个人都很害怕。阿辉是我们中最大的一个。他循着叫声的方向用手电照过去。手电的光照出一百米以外光线就很微弱,只能看到远处影影绰绰的田埂。手电光来回扫射了几次。我终于发现一处田埂上有个黑影。它只有五十厘米高,看不到头脸。古怪的叫声每隔一分钟就从那里传过来一声。

“咱们快走。”阿辉说了一声,拿起水桶就走。其他人有的看到了那个东西,有的还没看到,听到阿辉这么说,都感到不妙,拿起东西就走。我们越走越快,最后开始跑了起来,有些比较小的孩子跟不上,开始边跑边哭,但是不敢停下来。有的因为看不清田埂跑到了田里去,马上爬起来继续跑。

我们一口气跑了一公里才慢下来。大家开始边走边讨论刚才见到的是什么东西。有的说是羊,有的说是狗,有的说是野猪什么的,不过都没有一个能让人信服。后来我们就各自回家了。那个东西是什么,至今我还搞不清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