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1) 四种武器

四种武器

古龙写的《七种武器》我没看过。我只是觉得这个名字挺好的,所以借用来写我小时候玩过的几种喜爱的玩具。

现在城里的小孩,玩的是变形金刚超人蝙蝠侠恐龙怪兽,不然就是飞机大炮坦克机关枪,就是没有自己做的玩具。相比起来,我们小时候真是有DIY精神。我们的每一件玩具,几乎都是自己的杰作。制作玩具的本身就是一种很好的娱乐。

第一种武器:刀剑

男孩子都喜欢玩兵器。我们那时候也经常拿着刀剑冲杀互砍,自己一个人也常常在月下练剑。当然,我们的刀剑不是真的,而是是用木头或者竹子做的。

每当我拿到一块长条的木片或竹片,我首先想到的是这个材料可以加工成刀或者剑。构思好之后我就用小刀一刀一刀把它削成刀状或剑状,最后进行细部刻划,最后在刀柄后头栓一条用包装绳做的流苏。我完全是把它当作一个艺术品来制作的。如果是剑还要用竹子制作一个剑鞘,制作方法是把两片竹子用绳子扎在一起,中间刚好能把剑插进去。

制作好之后,我们就可以“仗剑江湖”了。我们会给自己起个大侠的名字。《雪山飞狐》热播那会,很多人声称自己是“胡裴”,把对方称为“田归农”,看了大刀王五后又变成了“王五”,一会又多出来很多郭靖或者霍元甲。

至于我们的剑法和刀法,那也是大有名堂。独孤九剑是每人都会一剑两剑的,还有太极剑、连环刀等等。

每天晚上吃完饭后,一帮小朋友就会聚集到村里的晒谷场。睛朗的晚上,月亮高高地挂在天上,洒下白色的光华,晒谷场上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正是“月光光,晒地堂”说的那种情景。我们十几个小朋友在月光下进行各种游戏,如“走营”、“跳飞机”、“跳绳”等。男孩子就玩各种对抗性的游戏,用木剑竹剑对招拆招或自己一个人练习各种刀法剑法,俨然武林高手。

第二种武器:打狗棍

小时候,我们村子后山有一个很大的竹林,长满了又长又细又直的毛竹。我们从山上砍下来一根小竹子,去掉叶子和头尾就成了一根最简单的棍子。棍子舞动起来时呼呼生风,很是威风。有一段时间我有事没事都带着一根这样的竹棍,就像武侠小说里丐帮帮主随身带着打狗棒一样。

有一天晚上,我带着棍子经过一个鱼塘,刚好碰到了鱼塘的主人,他的身旁是他的保镖——一头立起来比我还高的大狼狗。我平时对这个狼狗就很怕,晚上更怕,于是放慢了脚步轻轻地走过去。我发现鱼塘主人死死地盯着我背后。我带着棍子走路时习惯用电视里侠客所用的背剑的姿势,棍子就藏于背后,但是棍子比较长,还是有一段露出来。原来鱼塘主人以为我背后藏的是钓鱼杆,他在提防我钓他的鱼!

第三种武器:飞镖

飞镖是一种可以远距离打击的武器。当然,这种武器不能用来互相发射,否则我们身上肯定会留下密密麻麻的小洞。

飞镖的作法也很简单,把一根长约一寸的细铁棒的一头磨尖,另一头扎上包装绳作的短短的流苏用来定向,一个飞镖就做成了。

用力把飞镖扔出去,可以飞出十几米远,碰到树木或其他软的东西就扎进去了。扎进木板时还会发出很大的“啪啪”声。我们当时很奇怪,为什么电视里的人用松针竹叶都可以轻易地把一块大石头扎穿,而我们的飞镖连墙壁都扎不进呢?想来想去,终于得出结论:因为我们没有“内力”。内力只有会气功的人才有,于是我就萌生了要学气功的念头。但是气功不是想学就学的,最后气功还是没学成,只好在发射飞镖之前装作会气功的样子先运一会气,“哼哼哈哈”喊一阵,幻想着有内力注于掌心再把飞镖发出。

练习飞镖要有靶子。虽然真人是最好的靶子,但是我们都知道飞镖扎在身上不是很好受。于是随处可见的门就成了最好的靶子。我们在门板上画上几个同心的圆圈,就像真的靶子一样。飞镖发出去,瞬间就“啪”的一声钉在了门上,虽然不是百发百中,也是自我感觉出手如风。不过我们这些放飞镖的“暗器高手”却常常因为把好好的门板钉得满是小洞而被大人赶得到处乱跑,实在有失“大侠”风度。

第四种武器:弹弓

弹弓其实可以列为我的兵器榜之首,它是我小时候最喜爱,也最精通的一种武器。

那时候,弹弓是我形影不离的伙伴,无论上学还是干活,我的裤兜里总是放着它。有空的时候就拿出来玩玩,反正弹弓所需的弹药——小石子随处都可以捡到。

每天放学以后,我喜欢一个人带着弹弓到家后面的小山上打鸟。山上的树木和竹子长得很茂密,阳光透过叶子的缝隙漏下来,照到地上形成一块一块的光斑。一簇一簇的叶子不时晃动一下,地上的光斑也跟着一晃一晃。我知道,那是小鸟在树叶里跳来跳去。于是我装上石子,拉弓,根本不用看到小鸟的准确位置,后面的手一松,石子“呼”一声朝那簇叶子飞去。“啪”——又细又长的树叶纷纷从头上落下。小鸟“吱”的惊叫一声,飞到另外一簇叶子里去了——我失手了。我继续装弹,拉弓,发射,石子又朝小鸟藏身的一簇叶子飞去。石子每次都离目标不超过五厘米,但是总是一次次跟小鸟擦身而过。因为小鸟太小了,比乒乓球还小。这种打猎不但靠技术,还要靠运气。山上的小鸟很多,根本不担心会找不到目标。刚开始,我连一根鸟的羽毛也没打到。我一天到晚拿着弹弓到处找目标练习,路旁的电线杆,墙上突出的砖块,树上的知了各种可以瞄准的东西都成了我的靶子。终于有一天,我一弹发出,一只小鸟扑腾着翅膀从树上直往下掉。我激动得心都要跳到嗓子眼了,赶快冲过去把小鸟抓住。小鸟中弹只是受了伤,被我抓住后还不断挣扎。我用细线栓住小鸟的一只脚,然后放手让它乱飞。第二天,可怜的小鸟就死了。

后来我打中的小鸟就越来越多,几乎每隔几天就有一个不幸的小鸟落到我手上。有时候我会把受了伤的小鸟养到笼子里。有一只小鸟被我打伤了翅膀就被我放到笼子里养了半年之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