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庄里的爱情

40e8b89aga6e4b38831af&690

看电影《最爱》的时候,我不知道这部电影是改编自阎连科的《丁庄梦》,只是觉得情节跟《丁庄梦》很像。但显然,《最爱》并没有拍出《丁庄梦》里想表达的东西。

本来农村卖血造成艾滋病扩散这个题材可反映的东西很多。比如农村的苦难、人性的丑恶和救赎、农民的劣根性等等。但如果电影把这些都反映出来了,肯定不能公映——在社会主义新农村,怎么可能这么黑暗?所以,小说里反映的农村的苦难、人性的丑恶在电影里都进行了最大限度的弱化。对卖血的叙述,只是用了几十秒的快速闪回,对偷砍树木的情节,也只是用一个树木倒下的镜头,如果不是看过小说的人,恐怕很难明白它表达的是什么。

而这些苦难被电影人物的插科打诨再一次冲淡。最终,苦难变成了商琴琴和赵得意爱情的背景板。不过这也无可厚非,从《丁庄梦》到《最爱》,本来就表明了,这只是一部爱情片。如果它能表现出人们在苦难面前对爱情的坚守,那也不失为一部好的电影。遗憾的是,电影里的爱情也毫无说服力。商琴琴和赵得意之间的是爱情吗?倒不如说是同病相怜。导演想通过几次不伦的性爱来证明他们爱得有多么死去活来,显然是不够的。影片最后,赵得意发烧,商琴琴跳进冷水缸里冷却自己,再用冰冷的身体来为赵得意降温,就显得非常矫情。甚至,我揣测导演安排这样的情节最大的出发点是为了突出章子怡性感的身体,从而增加电影的“可看性”吧?电影中的确也一再突出章子怡的美貌和性感,这在其他粗鄙的农村妇女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突兀。

另外,《最爱》的定位也让它处于一个尴尬的境地。它是一部披着文艺片外衣的商业片,但是它文艺和商业两方面都做得不好。本来,文艺和商业两者没有截然的区分,足够文艺的片子也可能在商业上取得成功,比如《孔雀》。也许就是《孔雀》的成功让顾长卫想在商业中有更大的作为。《最爱》中章子怡、郭富城等大腕云集就说明了这一点。《最爱》显示了它在批判现实上的企图,但是马上又被商业上的企图和当局的剪刀手所扼杀,最终变成了一杯被白开水冲淡了的黑咖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