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弟回家了

表弟昨天回家了。

前天晚上睡觉时他说这是最后一个晚上了,咱们聊天聊通宵吧。于是他自己一个人在那大谈特谈,越说越兴奋,我只要偶尔应一下“嗯、哦、就是、对啊”,他就很高兴。他不但谈了他们班上的趣事,还谈到他奶奶给他讲的以前的故事,什么地主被斗死啦,谁谁谁受不了喝农药死啦,他居然记得清清楚楚,说出来就跟余华小说里的差不多。后来他还谈到了其他东西,我困得不行,只是“哦哦”地应着,具体他说了什么都记不清了。三点的时候他还很有兴致,要不是我一再要求他真能聊到天亮。

走之前我想多给他点钱,怕他不够路费,他硬是不要,只拿了几十块钱,说是要磨练自己。强迫这家伙是不会让他屈服的,只能由着他。既然他能单身跑到这里来,自然也能完整无损地回到去,我也不用为他操心的。

几个星期相处下来,虽然他时常顶牛顶得我说不出话来,他一走我还真有点怅然若失。自从我在城市生活以后,染上了不少的坏毛病和习惯,他在这里的时候经常指出来,有时候还教育我应该怎样怎样。我发现他真的长大了。

记得在他四五岁的时候他父母到东莞做生意,就把他寄养到我家里。他发现妈妈悄悄回家而留下他的时候,他往回去的路一直跑,边跑边声嘶力竭地哭喊,我跟哥哥两个人都差点扯不住他。现在这个小男孩长大了,而且很独立,完全没有一些孩子的娇气和依赖。这是很让人欣慰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