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白鹿原》

有个同学对我说《白鹿原》是中国现实主义小说的巅峰。到底是不是,我不想去查证了,只是觉得这部小说确实不错。

小说以社会的剧烈变动为背景,以白鹿原上白鹿两家的兴衰为主线,记述了四代人的悲欢离合,气魄宏大,让人荡气回肠。小说中的人物从主角到配角都个性鲜明,跃然纸上。

白嘉轩是这部小说的主角,但是我并不喜欢这个人物。从表面看来,他所做的每一件事都对得起良心,都是光明正大地做的,他认为他一辈子做过的唯一一件有违良心的事就是他夺走了鹿家的风水宝地。事实上,他只是个封建卫道士。他赶走白灵,赶走白孝文,逼死小娥,又害得鹿家家破人亡。这一切他都觉得于心无愧,他只是做了应该做的事。这种所谓问心无愧的罪恶是最可怕的。红卫兵在“打倒牛鬼蛇神”的时候,邪教在“度人上天堂”的时候,“神风特攻队”在“为天皇尽忠”的时候,他们都是问心无愧的。

同样是个传统人物,朱先生的形象就高大很多。这是一个知识渊博,刚正不阿,智慧超卓的文人形象。我们可以明显感觉到作者对这个人物的厚爱。他几乎是没有缺点的。无论风云如何变幻,他永远看得清澈明了,而且有预言未来的能力。这样的人不能不让人喜爱。只是我十分怀疑这样的人是否真的存在。我觉得朱先生只是作者理想的寄托。

鹿兆鹏也是一个几乎“无缺”的人物。在他的身上,体现了我们从电影电视教科书中感受到的一切革命志士的优秀品质。他勇敢、坚毅、敢爱敢恨、为了革命事业可以抛弃一切。然而就像我看的很多革命题材的电影电视一样,我对这些高大的革命志士形象,总是不太相信。为革命抛头颅、洒热血,把个人生死置之度外。真的有这样的人吗?在他们临死前,真的是想到自己是为了全中国的解放而光荣牺牲的吗?也许这样的人是有的,只是我对革命没有切身的感受。

《白鹿原》中有两个让人印象深刻的女性人物。一个是白灵,一个是田小娥。

在小说中,白灵就是“白鹿”的化身。她有传说中白鹿的美丽、灵敏、聪慧。可是我对她的印象也仅此而已。好像她的出现,只是为了更进一步的突出鹿兆鹏的高大形象。而她本人的个性,则有点程式化。

至于小娥,她跟书中其他的女性非常不一样。她先后跟武举人、黑娃、鹿子霖、白孝文上过床,可是我不能把她跟“淫娃荡妇”等同起来,反而觉得她非常可爱。后来作者设计了她化为厉鬼上了鹿三的身,又造成瘟疫流行的情节,是不是想表达被玩弄、被轻视的女性对现实的反抗?武举人和鹿子霖只是把他当成工具,白孝文只是迷恋她的肉体,只有黑娃对他是真情。可惜他们的爱情没有圆满的结果,反而酿成悲剧,读来让人不胜嘘唏。

说到女性,我想到了地位似乎不怎么重要的兆鹏媳妇。她是个传统的牺牲品。思想观念永远是滞后的,在小说中,封建王朝早已灭亡,但是封建观念还是那么的根深蒂固。这个女人从循规蹈矩到痛苦煎熬到最后的精神崩溃似乎是遵循着一条既定的轨道在走。是封建观念和宗族势力逼死了她。有了这个人物,小说对传统农村的反映就更加全面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