箫声,心声

在众多民族乐器中,我特别喜欢洞箫。

我常常设想的一个情景是,在一个月光如水的夜晚,平静的湖面,一个人坐在湖边,悠扬的箫声从对岸的远处飘来,如慕如诉,如梦如幻,或许是《平湖秋月》或许是《妆台秋思》或许是《春江花月夜》。

听着悠扬的箫声,仿佛是与一位好友细声地交谈,没有激烈的言辞,也不需要奇谈怪论,有时只是面对面地坐着,无需言语

箫声时高时低,时断时续,有时像哲人低头沉思,有时像少女临窗嗟叹,让人恍然如入无我之境

洞箫只适合于沉静的晚上听,也只适合于沉静的晚上演奏,空灵的箫声飘入空灵的夜,飘入寂寞的人心中。听箫的人该想到了什么?想到了故乡,想到了亲人,想到了家乡村口的大树,树下的井台?“不知何处吹芦管,一夜征人尽望乡”,这种低沉的“管”发出的声音,总是勾起人们无限的思绪吧?这种思绪,能够穿越古今。恍惚中,我也仿佛听到了来自边地的声音,穿越千年来到我的耳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