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身刀,没张利

画画、书法、武术、笛箫……原来我有那么多爱好啊,但是精通的好像没有。

小学的时候我就喜在上课的时候在课本的边角画各种人物、兵器之类的玩意,画得没处下笔为止。初中的时候,学了平面几何,我又热衷于用三角板圆规设计各种各样的兵器,有一次还被老师当场人赃俱获。不过因为我学习好,老师说了两句就放过我了。那时我看了一些素描的书,知道了一些构图、明暗、黑白灰之类的知识。有一次我按着自己的相用铅笔画了两个小时,发现画得还是有一点点像的,于是大为高兴,原来自己还是有一点艺术天赋的嘛。

上高中时有一次班主任要搞学习园地,把同学们的优秀作文、绘画作品贴到教室后面的墙上。这次我照着一位女生的相画了一幅,还有人能认出来。这幅算是自己自学的最高水平了。大三时公共选修课有一门素描,我马上就选了。每周两节课,都是画石膏,刚开始是画几何图形,最后才画石膏头像。这是我受过的唯一的正规艺术训练了。后来我就不再画画了。

对书法的喜爱从小学就开始了。那时候练的是硬笔书法,为了买到一本硬笔字帖,我还踩单车到别的镇去买。庞中华和冯宝佳字贴是练得最多的。练多了的效果就是写的字比较端正了,可是艺术真的说不上。大一大二时忽然对毛笔书法很感兴趣。可是我又没有耐心一笔一画地临字帖,只是照着柳公权颜真卿字帖练了一个学期,刚开始写得有点样子又没有热情了。结果书法也没有练成。

至于武术嘛,应该说是一直以来的梦想,梦想有朝一日成为武林高手去除暴安良。从小学到高中,我一直是同学中的“武林高手”。因为我整天谈论武术打斗,而且身手特别敏捷,结果每个人都以为我真的身怀武功。事实上我从来没学过什么功夫,只是买了好几本武功书,包括《散手》《中国擒拿》等等。我当时买这些书的心理跟《功夫》里的周星弛买《如来神掌》的心理是一样的,可惜我没有机会去救一位那么漂亮的哑女。高中时开始跟一位同学学习双节棍,玩多了还真有点像模像样,现在我还经常玩一下,算是坚持最久的兴趣了。我受过的正规武术训练是大三时上的体育课,选修的是散打。那个老师很严格,每节课都让我们不断地踢不断地打,一节课下来浑身痛上几天。不过那时很开心,因为终于可以真正地“学功夫”了嘛。

笛子也是高中的时候开始学的,教我的还是那位教我双节棍的同学。他真是多才多艺,除了笛子、洞箫,还会画国画,书法也练得不错,上了大学后还练小提琴。因为我喜欢的也是这些东西,所以我们非常要好。一旦学会了吹曲子,我就变得很痴迷,比那位同学还痴迷。有一次我在教室里吹笛子,吹着吹着天就黑下去了,直到看不到谱了我还不舍得走,继续在黑暗的教室一个人吹了两个小时。后来想起来真是傻傻的。因为我吹笛子除了那位同学启了一下蒙,以后都是自己摸索,而且我又不喜欢循规蹈矩地练长音练指法,到高中毕业还是半桶水不到的水平。

上了大学后有时还吹一下笛子,通过笛子还认识了两三个朋友,不过兴趣就没有那么浓了。直到大三回到广州后学校要成立民族乐团,我们就马上去报名了。这样我才有机会上了一些伍国忠老师的笛子课,也是那时候学了箫。其实会吹笛子再学箫是顺理成章也是很容易的事。伍老师是国家二级演奏员,广东民族乐团笛子首席,水平是很高的,上课也是深入浅出,很生动,上他的课真是受益非浅。不过我这人很懒散,有那么好的机会还是没有好好地练习,三天吹笛两天晾笛。因此到毕业时还是业余水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