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运开幕式,群鬼乱舞

清代《佛山忠义乡志》中有“越人尚鬼,而佛山为甚”的说法。佛山人会把反映佛山冶铁、纺织和陶瓷三大产业的三个柱状雕塑称为“三炷香”,最后不得不定向爆破,炸掉了事;佛山人还会把市内的旋宫酒店前面的土堆说成是坟墓,把旋宫酒店说成是墓碑,又因为旋宫酒店是十八层,更成了“十八层地狱”;佛山新建的岭南明珠体育馆设计成三个连在一起的半球体,被说成是三座坟墓,又因为旁边刚好有一个高高的电视塔,电视塔自然成了“一炷香”。按照这种思维方式,我昨晚在看第十二届广东省运动会开幕式预演时就很容易明白:这不就是“群鬼乱舞吗”?

在开幕式前的“时尚国乐”表演很明显是抄袭女子十二乐坊的,虽然没有什么新意,但是有音乐听,有美女看,还算不错。接下来,在运动员入场、升国旗,领导讲话等一连串繁琐的程序后,文体表演正式开始了。灯光霎时全暗了,飘忽的音乐响起。这时我注意到在我前面一排的小孩被吓得在他妈妈怀里哭了起来。我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置身于鬼片拍摄现场。

接着,我看到了无数身着红衣的男鬼女鬼在巨大的运动场中跑来跑去,期间还出现了一个龙头板凳身,通身发红光的巨型怪物。这是一个无比巨大,身下有无数的脚,身上有许多人跑来跑去,属于《山海经》里都不见记载的怪物。不一会,八个巨大的高帽出现了。旁边的人说那是瓷器,可是我怎么看那八个十几米高的东西都不像是瓷器,倒是像极了黑白无常头上戴的高帽。八个“高帽”发出幽幽的蓝光,在场上飘来飘去,即使每个“高帽”下有十几个人扶住还是摇摇欲坠。“高帽”飘啊飘,飘啊飘,飘了一会儿后就回去了。接着,几百个举着红灯笼的女子出现了,她们队列整齐,行动一致,灯笼发出幽幽的红光,跟她们身穿的红衣交相辉映,仿似百鬼夜游。

更恐怖的是,在运动场的四个角,各有一个身穿白色长袍的人被钢丝吊到高空,这四个人也是飘来飘去,忽高忽低,白色长袍在夜空中拖曳。跟《聊斋》中在空中飞来飞去的鬼毫无二致。接下来,几百个身穿红黄二色衣服的小孩,跑到场中,排成方阵,然后一起躺到地上扮死尸,接着一个个如炸尸一般从地上蹦起来,场面真够壮观。我以前从来没看过这么多人直挺挺地躺在地上,也没见过炸尸,所以真的觉得很震撼!

开幕式的最后,终于看到了人的出现。几百个右手拿着羽毛球拍,左手拿着一个红色物件的少女蹦蹦跳跳地出来了。我当时还不知道她们左手拿的是什么东西,后来终于明白,那一定是个神奇的法器,少女们用那个法器和羽毛球拍把群鬼都赶跑了。于是,人类战胜了小鬼,人类胜利了!这时,那个龙头板凳身的怪物又出现了,不过,龙头已经被人砍掉了,换上了一个巨大的犁头,犁头后面还是一串板凳。我想,这应试是表示人们用犁头挖开土地,把百鬼都埋进土里吧,因为鬼本来就应该乖乖地呆在土里的,跑出来吓人当然不对了。最后,几千个身穿红衣的人一会儿排成花圈状,一会儿排成坟墓状。几千人的队伍能做到整齐划一,排列出来的花圈和坟墓都维妙维肖,真是不容易。这里的意思是在埋葬鬼的地方堆起了一个巨大的坟墓,然后给他们送上花圈。为什么还要送花圈呢?这是给鬼一点点安慰,让他们不会生气报复,这样人类就安全了。

这个开幕式,气势宏大,寓意深刻,表现了人类必定战胜鬼的主题。这个开幕式在历来尚鬼的佛山举行,更有深远的意义!

(说明:本文纯属玩笑之作,绝无对任何人不敬之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