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表弟

我的表弟中考后过来,已经在我这里住了三个星期了。

那天我正在单位午休,忽然手机来了一个不认识的电话,一接,原来是表弟,他说他已经到了张槎的哪里哪里,问我怎么坐车到我这里。他果然又先斩后奏了,事先也不打声招呼就自己一个人跑了过来,真有点让我措手不及。

表弟的独立能力比我强多了,他才初中已经敢自己一个人跑东莞和佛山,去年还带了他妹妹到我这里。不仅如此,表弟早就学会了做饭做菜。他在我这里的这段时间我就把做饭的任务交给了他。他不但能按时按量完成,而且还会花样翻新,每天做不同的菜。只是有一次他说要创新,就故意买了他不认识的菜来煮汤,结果煮出来的汤像家里喂猪的食物,汤水发出来的气味让人恶心欲呕。不过,吃一堑长一智嘛,起码他知道了哪些菜能煮汤哪些不能。

表弟喜欢韩寒。他在家用十元钱买了本砖头一样厚的盗版《韩寒文集》,这次也带了过来。看完《三重门》那会,他每天跟我讨论《三重门》的好处坏处优点缺点,说话也喜欢引用韩寒的话。有一天他给妹妹打电话,知道她不敢查中考分数时教训说:“韩寒说过,‘早查分不会少分,迟查分也不会增加分,为什么不敢查呢?’”。

在我的影响下,表弟也开始学双节棍和摄影了。不过他都不让我教,说是要自己摸索。练双节棍时,他不屑地说:“你练了那么久不也只是学会了那几招?”我一时无语。摄影的时候他也很有自己的想法。他拍建筑的时候喜欢把相机斜着拿,故意弄得地平线倾斜,拍其他东西也从不按什么摄影法则。虽然在我看来他拍得不怎么样,但是他对自己的作品是很满意的。那天他在祖庙里拍了一个上午,收获两百张照片。虽然很多照片对焦、曝光不准,他也不让删,让我都刻到光盘里给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