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山心语

李伯瑞博客

这书我断断续续读了很久了,今天才读完,确实是一本难得的好书。用译者的话来说“这不仅是一本极为出色的中国美术史著作,更是深入至中国社会文化与技术层面的汉学杰作”。

此书归纳出了中国造型艺术中具根本性的特质——模件化与大规模生产。作者用这个框架分析了中国青铜器、兵马俑、建筑梁架与斗拱结构、陶瓷、丝绸、印刷术、匠师绘画与文人画的方方面面。

毅毅很早以前就会做出打功夫的动作了,我都没有教过他,也不知道他从哪里学的。只要你叫他“打功夫”或“打咏春拳”,他就会把一只手伸到另一只手的腋下,另一只手向前伸出,像极了甄子丹在《叶问》里的咏春起手式。他这个时候真是逗得我们开心极了。

昨天,我在做伸展运动的时候,毅毅也跟着我做,我伸伸手他也伸伸手,我转转腰他也转转腰。见他那么好玩,于是我想教他扎马步。没想到他真的会做。我做了个扎马步的动作,他也跟着把脚分开,微微下蹲,都做得像模像样。只是我双手是放在腰两边的,他是两手向后伸。看到他这个姿势,乐得我和燕子哈哈大笑。

一本是《提问者祝勇》。其实就是祝勇跟他的朋友聊天的记录。聊天的主题主要是中国传统文化、中国民间艺术之类的。从这些聊天中可以了解到当代中国知识分子关注的东西。我很喜欢这本书的形式,很有现场感,就像自己在现场听他们对话一样。加上聊天的口语化,没有看论著那么困难。在轻松的阅读中得到了收获。

另一本是蒋延黻先生写于上个世纪30年代的《中国近代史》。这本书正文只有5万多字,篇幅虽小,但是我从中得到的收获可不小。这书脉络清晰,通俗易懂,有很多以前没读过的真知灼见。读过这本书,更加感觉到我们以前上学时所学的历史是多么片面。可说是“读完一本书,胜读十年书”。

《中国近代史》的长篇前言也很值得一读,从中不仅了解到蒋延黻的生平及其学术成就,也了解了中国近代史研究的发展过程。

彷徨

0

今年一直在彷徨。

我所追求的内心的平静,真的很难实现。

更别说什么身体和心灵的自由了。

身体,我们的身体本身就像一个易碎的器皿,外部还加上无数的束缚和强压。

心灵,肉体都不能自由了,心灵能独立出去吗?或者强人可以吧,但是我不能。

现在经常会想起王小波说过的那句话:人生就是一个受锤的过程。

人在年少的时候,总是会认为自己是多么与众不同。其实每个人都一样。

很久没有吹洞箫了。昨天中午看央视纪录片《问道武当》的时候,听到背景音乐中沉静的箫声,那种如同从心底中倾吐出来的音乐,我的心又开始痒痒的了。

下班后接毅毅回到家,我迫不及待地拾起尘封已久的洞箫,所幸还能吹得出声音来。我试吹了《寒山僧踪》、《红楼梦》等熟悉的曲子。我吹洞箫的时候,毅毅很兴奋地笑了,还把一双小手伸到嘴巴旁边,小嘴嘟起来做出吹箫的样子,同时嘴里还发出“呜呜呜”的声音。过一会又伸手过来问我要洞箫。我想,这小家伙模仿能力还挺强的啊。于是我把洞箫递给他。他把洞箫吹口贴到鼻子下面去了!

晚上我跟燕子说起毅毅学吹箫。她很高兴,还说要买个口琴给毅毅玩。

今天下午我喂米糊给毅毅吃,吃到剩三分之一碗的时候,他自己拿着勺子开始舀碗里的米糊,原来他是想自己吃。就这样,他一点点地舀米糊,然后把勺子往嘴里放,虽然他的动作还很笨拙,米糊也不断地停出来,但是最后他还是自己把米糊吃完了。我都想不到他学得这么快。可能是他在幼儿园里看到其他的小朋友这样吃,他也跃跃欲试吧。这真是一个不小的进步呢。

毅毅现在特别喜欢叫“爸爸”。他见到我的时候叫,不见到我的时候也叫。燕子有点妒忌似地说,毅毅对你最好啦,连妈妈都很少叫,就整天叫你。

毅毅在9个月的时候开始会叫“姐姐”,叫了一段时间后会叫“妈妈”。他每次叫“妈妈”的同时,嘴巴吹出一个泡泡来,样子非常搞笑。叫了一段时间的妈妈后,毅毅又很少叫妈妈了。一周岁左右,他开始会叫“爸爸”,现在整天都叫。

可能是天气不好的原因吧,毅毅前两天就开始有点咳嗽。昨天,燕子带他去医院看了病。那时毅毅还没有发烧。昨晚我下班回家,发现他很没精神,完全没有了往日的活泼。我用手一探,感觉他的头有点发热。用体温计一测,果然发烧了,39.3度。我们赶忙给他贴了退烧贴,并服用了美林退烧。过了大概一个小时,毅毅的烧退了。这时他才恢复了精神,要求下地玩了。他看到我在看书,就走过来,用他的小手翻来翻去,好像很认真的样子。燕子说,毅毅跟别的小孩不同啊,别的小孩是撕书,毅毅是翻书,看来也是个爱读书的孩子啊。

毅毅昨晚还有点咳嗽,希望他今天能完全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