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山心语

李伯瑞博客

昨晚在中央电视台电影频道看了《交战守则》这部电影。

电影讲述了一个美军上校在也门执行营救任务时,面对手持武器疯狂射击的示威人群,不得不下达了开火的命令,结果造成了大量平民伤亡。事件发生后,美国遭到了国际社会的普遍谴责。美国政府决定拿上校当替罪羊,控告他谋杀。所有证据都对上校很不利。这时,上校的一位老战友站了出来。他自愿担任上校的辩方律师,因为他清楚上校的为人,他绝不会滥杀无辜。为了了解事件的真相,他亲自到也门寻找证据。然而,也门一行收效不大,律师没有找到证明上校无罪的有力证据。这使他感到绝望。

在法庭上,控辩双方激烈交锋。最终,辩方律师在证据非常不利的情况下,成功为上校洗脱罪名。

刚开始,画面上枪林弹雨,我还以为这又是一部美式战争片,但很快,剧情就转入了证据的收集和法庭辩论。法庭辩论是本片最精彩的部分,两个律师唇枪舌剑,逻辑严密地说服法官。而他们一切的论点都是建立在证据的基础上的。论辩的焦点集中到一点:示威的人群到底是手无寸铁的平民还是手持武器的战士。

很显然,此片还是宣扬美国的那一套公平、正义。为了说明上校的无辜,电影把也门的示威群众设定为一群不受控制的暴徒。以此来为美军的屠杀寻求合法性。我不知道电影表达的是不是历史的真相,但不得不说电影本身拍得不错。

近来发现街头多了很多身穿黄T恤的志愿者,在十字路口规劝路人不要闯红灯。在电视上也有报道说警察抓到闯红灯的路人时要罚款。原来,这都是为了创文。“创文”,好奇怪的字眼——原来文明是创建出来的。城市为了某个封号,在一段时间内动用大量的社会资源,以一种大运动的方式不断折腾,这使我联想到了注水猪肉。

谁都知道,猪要一天天慢慢养大,这样的猪肉才好吃,但是现在的人为了效率,都想猪长得快一些,狠不得一天就出栏,于是各种添加剂(如瘦肉精)各种“科学养猪法”纷纷出炉,更别提有的不法之徒为了增加猪肉的重量,用针筒向猪肉注水。于是,我们发现猪肉越来越不好吃了,不但不好吃,有的吃了还有生命之虞。

同样,文明也要慢慢培养,要想社会一步跨进文明槛,那是不可能的,须知现在西方的所谓文明社会,也是经过了漫长的教化过程才形成的。创文使我想到了这样的画面:很多人拿着装满水的针筒,在街上游荡。

“报告,这里还不够文明,赶快打一针。”于是拿着针筒的人往那个地方打上一针。被打的地方马上鼓起来,肥肥大大的。拿针筒的人很满意。

昨晚在中央电视台电影频道看了《完美陌生人》。布鲁斯·威利斯和哈莉·贝瑞主演。第一次看到威利斯不是硬汉。哈莉·贝瑞也不是很漂亮啊,只是演技不错。剧情设计不错。片子讲述了一个“完美谋杀”的故事。

今天中午在优酷网看了《侠盗密码》。弗里曼主演,其他的角色我都不认识。我对这类神偷题材的电影兴趣挺大。上次也是在优酷网看了肖恩·康纳利主演的《偷天陷阱》也印象深刻。这类型的片子,主角总是借助发达的头脑和高科技手段,完成“不可能的任务”。

中午看了电影《整编特工》。这是一部喜剧动作片,也可以说是动作片外表包裹的喜剧片。片中有大量的枪战、打斗、追车场面,但它的内核只是喜剧。电影讲述了一个帅气的职业杀手(或者是双面间谍)厌倦了杀人的生涯,萌生退意。他在法国一个度假圣地执行任务时遇到了刚刚失恋的女主角——一个美女。他们迅速相恋、结婚。三年后,男主角以前的老板找到他,想让他重操旧业。从此,他身边的朋友、同事、邻居一个个都变成了训练有素的职业杀手,开始疯狂追杀他。他和老婆不得不展开逃亡。经过几场血战,他发现让人追杀他的正是他的岳父。原来他的岳父也是一个为秘密部门工作的人。最后,他们握手言和,一家人继续过着美满幸福的生活。

其实,生活中哪有那么多的职业杀手?这样的情节也太荒谬了吧?但是如果换一个角度来看,我们不妨把这片子看成是现实生活的隐喻。一个花心的帅哥厌倦了到处猎艳的生活,于是他结婚了,但知晓他过去的岳父对他仍不放心,于是对他处处提防。几年之后,帅哥厌倦了沉闷的婚姻生活,于是心中又蠢蠢欲动。这时,岳父和他身边的朋友、邻居、同事都成为他的潜在“杀手”,随时准备压制他出轨的行为。其实电影编剧就是从日常生活的感受中提炼出故事的结构。

这部片和几年前的《史密斯夫妇》是同一类型的,连情节都很像。这种电影不需要有什么情节,但必须有帅哥、美女、枪战、打斗、追车、爆炸,和一个大团圆结局。看这样的电影跟坐过山车的体验是一样的,我们明知什么危险都没有,但还是会随着剧情推进而心情起伏。这种电影之所以有市场,是因为我们的日常生活太过无聊,又或者我们在生活中有太多的压抑。电影消解了人们生活中的各种矛盾,宣泄了压抑的情绪。在与主人公经历了一连串如坐过山车般的冒险后,我们走出电影院,或者关掉播放器,继续过我们或富足或贫困的生活。

幸福指数

0

现在政府大力宣扬幸福,据说还将出台“幸福指数”,用来测量幸福。

问题是,幸福到底是什么?很多人都会说,幸福对每一个人都不同。还有的人举了很多的例子,比如“对一个渴得要死的人,能喝到一杯水就是幸福;对一个饿得要死的人,一个面包就是幸福。”诸如此类。但我觉得,这不能说是幸福吧。如果一个人把你关起来,饿个半死,渴个半死,再给你一个面包一杯水,你就幸福了,那幸福不是太容易得到了吗?

还有的人会觉得“幸福就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坐在安静的咖啡馆里喝一杯咖啡,看两页书;幸福就是躺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什么都不想。”总之,幸福这个概念太宽泛了。到底有没有一个每个人都认同的说法?

我查了一下百度百科,对“幸福”的解释是“一种持续时间较长的对生活的满足和感到生活有巨大乐趣并自然而然地希望持续久远的愉快心情。这既是每个人追求的目标,也是整个人类追求的终极目标。”这个解释还不错。也就是说,幸福是一种主观的感觉。那么,这么主观的东西,能用指数来测量吗?相比起来,我感觉幸福比以前官方经常讲的和谐更加主观,也更难测量。但是还没听说过有“和谐指数”的说法。为什么现在却要提出“幸福指数”呢?

再百度一下,原来“幸福指数”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物了。它在30年前由不丹国王提出并付诸实践。现在世界各国已经有很多专家研究了很久了。幸福指数不但能测量,而且有不至一个计算公式。

好吧,就算幸福可以测量,这也是多了一个如GDP一样的数据而已。在这个理性主义统治下的时代,任何东西都要被测量,被控制。不能被测量的东西(如气功、中医)就是不科学的,从而是不可信的,甚至是危险的。幸福作为一种主观感受,必然也要被测量。

“幸福指数”的提出,看来是政府注意到了物质发展之后,人们精神上存在的危机。精神上的危机,最主要的是没有一个明晰的可以依靠的信仰。或许政府是想用“幸福指数”信仰代替已经破灭的GDP信仰吧。不过,人们是否真的信仰,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毅毅咳嗽了好多天了,周日带他去看过病,今天还有点咳,而且他经常抠鼻孔,把鼻粘膜都抠破了,弄到鼻子流血。今天只得再带去看病,挂了儿科和耳鼻喉科。

挂了号,上到诊室,看到耳鼻喉科只有几个人在等,以为会很快,就决定先看鼻子。没想到那个医生在看一个病人的时候,那病人居然突然晕倒了,耽误了不少时间。好不容易轮到毅毅,医生用灯照了照毅毅的鼻子,说他扁桃体发炎,鼻子很干,问是不是很少吃蔬菜。毅毅确实不爱吃蔬菜,在家里一根菜也不吃。医生让我们多给他吃蔬菜,多喝水,然后开了一些药。看完了鼻子,再去看儿科。儿科医生只加了两种药。

自从有了儿子,要经常去医院。每次都觉得医院里人满为患,有时看急诊,急诊室里也是挤满了人,而且只有一两个医生看病,一等就要等一两个小时。

我有时想,现在的医院就相当于古代的神庙,医生就相当于以前的巫师。古代或原始部落的人们得了病,除了用药物治疗,更多的是求助于超自然的力量,求神或者驱鬼就成了主要的治疗手段。巫师神汉就是这些手段的操作者,他们是这种社会里的“专家”。这种传统在现在的农村还流行着,只是现在的人不完全依赖于这些超自然力量了。

每一种文化对疾病都有自己的一套解释,从而采用不同的方法治疗。掌握治疗方法的毕竟是少数人,于是他们就成了专家。人们生病的时候,自己和亲人会产生一种焦虑感。他们需要有一种可以理解的方式去把握病情,以缓解这种焦虑感。在科学不发达的地方,他们借助神灵的力量去把握,而在现代社会,则是靠掌握了疾病分类系统的专业人员——医生。

其实我觉得更多的时候,人们去医院,去寻找的是一种安全感,满足的是一种心理上的需要,认为看了医生就把疾病控制在自己可掌握的地步了。这种满足和人们去求助巫师所获得的满足实质上是一样的。

我每天上下班的路上,经过一个工地,都会看到工地的围墙下蜷缩着一个流浪汉。他把自己包裹在一堆黑乎乎的衣服和破布里,双膝抱在胸前,戴着一顶脏兮兮的帽子的头掩埋到裤裆里。这样他的整个身体就完全被布料覆盖住了。我几乎没有见过他的脸,也几乎没有见他动过。有时候,我会怀疑那里是否真的有一个人,还是只有一堆破布。

每次经过他的时候,我都觉得悲哀。这样的一个人,对经过他身边的人而言,跟街上到处走动觅食的流浪狗有什么区别?或许流浪狗还比他有尊严些,起码还会自己去找东西吃。

然而再一想,他跟流浪狗还是有区别的,区别就是流浪狗是动物,而流浪汉是一个人。从人类群体这个角度看,他跟其他人是一样的。他的处境,也可能是每一个人的处境。流浪汉沦落到这样的地步,如果不是生病的原因,就是是受到了极大的灾难打击。而生老病死是每一个人都要经受的,天灾人祸也是难以预料的。医院里的绝症患者,在没有发病以前,或许不会想到自己会有这样的灾难;汶川地震和福岛地震中的死难者,又何尝想过自己会以这样的方式离开人世?我们看到瑟缩的流浪汉和断手残脚的乞丐,会产生一种怜悯和不忍之心,是因为我们从他们身上,看到了人类的处境。

重游云南

0

2007年10月曾去过一次云南,那时也是跟团,也是走的“昆大丽”这条线。不过这次的体验跟上次的很不同。上次留下了很多美好的回忆,这次留下的回忆就是累。坐车累,被赶累(名符其实的赶鸭子)。

这次虽然号称是6日游,但是有大部分时间是在车上过的。难怪导游一见面就跟我们说要注意车内卫生,因为“旅游车就是我们的家”。后来有位团员有下车时总结说:“这个旅游团是标准的汽车团哪!”我补充说“而且是廉价的汽车团”。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