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山心语

李伯瑞博客

今天主要练习音阶,从低音5吹到高音6都可以吹出来了,不过高音4到高音6还不太熟练,有时候吹不出。

今天用了调音器发现我的G调桂竹短箫低音很不准,筒音怎么吹都低30-40音分,有时甚至到了#C,中音5至高音6反而比较准。难怪我以前觉得这箫的音比较闷。

今天中午练了新买的箫,音准还可以,就是吹口太小还不怎么适应,杂音多点。吹到2点多钟的时候才真正找到感觉,用上了腹式呼吸。音准马上好了(用调音器看的)。看来一定要找到准确的位置才能吹出正确的声音。

学箫必得学会腹式呼吸法,但大凡新进者并不了解什么是腹式呼吸,更不知腹式呼吸法的用力点在哪里,下面是大陆常用的腹式呼吸体会法,搜集于大陆出版的教材或平时的所知所闻:
1.狗喘气法: 模仿狗喘气,来体会腹式呼吸
2.观察新生几个月小孩的呼吸,因为新生小孩的呼吸常是腹式呼吸
3.模仿练武时大声”嘿嘿”,或者”大笑”声来体会腹部的着力点
4.深吸气闻花香法
5.头向上平躺在床上,双小腿弯曲,使脚底平放于床上来体会腹式呼吸(我是用这种方法的)
6.靠在墙边吹箫,双肩不动,来体会.
7.体会长跑后大口吸气的感觉

阅读全文

今天中午拿着桂竹南箫去公园练习。天空下着毛毛细雨,公园里人很少。我找了个安静的亭子开始练。因为不怕吵到别人,所以无所顾忌,尽情练长音、高音。感觉气息和呼吸有所进步。杂音比上次录的时候少了,高音不吃力了,基本学会腹式呼吸和放松吹奏了。录了两首曲子以作记录。不过录出来后发现问题还是不少,节奏不准,吸气声很大,有的音不灵敏。

G调南箫清吹《时间都去哪儿了》

 

G调南箫清吹《月亮代表我的心》

早上看了箫吧上“醉舞八佾”的文章[5UQ[BL(6~BS2JV6W}N6[%Shttp://tieba.baidu.com/p/2891912272,中午就实践下,感觉音是吹得结实了。还有心得就是要多练练习曲,先不要吹曲子,张维良书上那些练习曲非常好。

看那篇文章得到的最大启发就是将调整的精力放到口腔后部而不是嘴唇。

还有个感受就是练箫一定不要在怕吵到人的地方,那样缩手缩脚,高音很难练出来。我打算以后主要去公园练箫了。

关于新手和刚能算上入门的半新手应该注意些什么?

练箫的苦与乐并续,在练习之余总困惑自己为什么吹不好,那么多的心得体会该怎么看待?

那些名词总在板面帖子里占据重要地位。

口风,老生常谈,基本多无实质营养。新手比如天生盲人,而熟手能见到色彩,他向新手描述色彩,如何行得通?

红色让人感觉温热,绿色感觉生命的脉动,白色圣洁,黄色刚毅,这才是盲人听得懂的描述。

不是说要拒绝表面去追求形而上的虚影,只是需要从表面进那么一小步!不至于桎梏其中,讲口风,风门,气柱,一个比一个偏向科学论文的词汇和定义,这些要必然有个概念,但执着于其中找到门径造就了什么结果?一批批人的注意力集中在嘴唇上,照镜子时长日渐增长。

有这样的意识完全有必要,但是注意力的过分集中于表面形象明显会背道而驰!

阅读全文

中午去中山公园练箫,对桂竹短箫的掌握还是不好,感觉声音小,中高音吹得勉强。

下午去宣传部拿资料,顺便提前回家,就用手机录了一段练F调洞箫的状态,录了两次,这个是第二次录的。口风不是最好的状态。

缺点很多:

气声很大。

节奏感不好。

气的使用效率低,造成气不够,好像腹式呼吸也没掌握好。

箫吧上有位箫友指出:“这个吹起来比较容易,但是细节还是能听出来有些不足的。。。尾音的处理,没有强弱变化,没有手指叠打配合。。。应该还能更好听~~”

总之,还需要多练基本功。

今天中午练了一中午的《傍妆台》,最后终于找到感觉,把桂竹短箫浑厚的音色吹出来了,感觉真爽!我原来吹这支箫连中音都难上去,曾经怀疑是箫的问题。现在可以肯定不是箫的问题,只是练得少。这支粗管开顶盖箫的口风和位置更难找,只能靠多练和不断尝试。

感受埙充满活力和魔幻的新世界
《问天》(KG 1012A)
曲目:问天、驼道、秋风、锅庄、飘零、相和、罗衣、苍莽、晨喧
作曲、埙、陶笛、梆笛、排箫、篪、尺八、骨笛、骨哨:张维良
录音时间、地点:1997年8月12日至17日北京正大国际音乐制作中心录音棚
混音时间、地点:1997年9月27日至29日香港雨果录音室

clip_image001

易: 大家好!这期我们将介绍张维良的第二张专辑《问天》,我也把张维良请来跟我一起主持节目。我们的《天幻箫音》专辑从制作到现在刚好一年,销量超过两万张,盗版也不计其数,但总的来讲它带来了一种中国音乐的新面貌,中国音乐不能老是“春江花月夜”、“十面埋伏”…可以说《天幻箫音》搞民乐的人喜欢,搞交响乐的人喜欢,搞普及音乐、听流行音乐的人也喜欢。《天幻箫音》大概花了两年的时间来筹备,基本上算是很成功了,当时的阵容已经是足够强大了,有侯牧人、朱桦、王勇、孔宏伟、黑鸭子合唱队,还有道士、弦乐队、少年合唱队、广播合唱队等等还有很多的声部加进来,所以《天幻箫音》一听起来就是大制作。之后我跟张维良开始策划另外一张专辑,那个制作比这个还厉害。《天幻箫音》经过了一年,张维良,你有什么感觉呢?

阅读全文